中国留学生不能按时报到外国大学面临风险

发布日期:2020-02-20 17:26   来源:未知   阅读:

  18岁的刘飞扬(音译)本应在三月第一周奔赴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开始人力资源管理学位课程的学习,而现在,他却只能留在成都家中,不知何时才能去学校报道。

  2月1日,澳大利亚下令禁止来自中国的外国旅客入境,以阻止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目前,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导致数万人感染,超过1000人人死亡。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大二学生黄哲轩(音译)也不得不向学校请假,因为他来自武汉——此次疫情最严重的城市。政府已经下了封城令,他无法及时返回宾夕法尼亚,赶不上春季学期,而该校也不允许远程学习。

  随着中国经济在最近几十年的迅猛发展,海外大学招收中国留学生的数量亦出现大幅增长。教育部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留学海外的中国学生数量达到了66.2万,而2008年为17.98万。

  但是,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和随之而来的旅行禁令将众多中国留学生困在家中,使他们无法返回位于海外的学校。

  中国大学纷纷推迟了开学日期,而那些在中国留学的外国学生则感到异常无助,因为其大学要求他们按时返校,否则后果自负。

  在美国,国际学生是很多大学重要的收入来源。由于大多数中国留学生没有资格申请或并不需要私立大学的助学金,因此他们全额支付学费。公立大学的国际学生得按照州外学生的标准来缴纳学费。

  在北京街头带着口罩行走的中国女子。图片来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00年,中国学生占到了美国国际留学生总数的约10%,而如今已经超过了30%。国际教育研究所称,2017-18学年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超过了36万。

  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异常依赖中国留学生的学费,因此学校通过购买保险来应对因签证、健康等问题所导致的中国留学生数量骤然减少这一风险。不过,该校发言人称,学校已经联系了所有中国留学生,5800名学生均已返回校园,“学校招生数量并未出现任何下滑。”

  在美国,国际学生学费被划为出口收入,因此学费收入的下降还会影响美国的GDP。NAFSA国际教育工作者协会称,2018年国际留学生向美国经济贡献了390亿美元。

  圣芭芭拉加州大学经济学教授迪克·斯塔茨称,国际留学生为“美国学生带来了大量的补贴”。“失去国际留学生的学费收入对于很多美国大学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对于某些大学来说更是灭顶之灾。”他说。

  斯塔茨表示,如果病毒在5月或6月依然没有得到控制,而且旅行禁令依然存在,那么届时“真正的影响”才会出现,那个时候,学生们基本上要回国。斯塔茨认为,如今“大学应该做一些预案,以应对这个潜在的危机”,例如研究中国申请者所面临的不确定性,或考虑缩减明年的预算。

  美国教育理事会全球接洽业务副总裁布拉德·法恩斯沃斯也是这么认为的。他说,由于美国大学学期大多在美国发布旅行限令之前就已经开始,大多数中国留学生已经回到了校园,所以目前情况还不严峻,但“如果旅行限制持续数个月的时间,我们可能会看到2020年秋季招生受到影响。”

  他说:“拿不久前的SARS疫情来对比,如今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数量几乎是当时的6倍。高校之间的往来更加深入和复杂,因此学期被疫情中断的成本要高得多。”

  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大学对国际学生也有着很高的依赖性,因为留学生向该国经济注入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并帮助打造了数千个工作岗位。从国籍来看,中国留学生在国际留学生群体中的比例最大,占到了加拿大国际留学生的三分之一,澳大利亚的近一半。

  新型冠状病毒的快速传播恰逢澳大利亚暑假以及中国的春节假日,后者是中国最重要的节日,大多数人都会在春节假期回家与家人团聚。

  这也就意味着,在此期间,超过半数的澳大利亚中国留学生(教育部长称约有10万人)无法返回澳大利亚。因为在2月1日,澳大利亚政府下令禁止在过去14天曾在中国逗留或从中国转机的乘客入境。

  在北京等待出租车、戴着口罩的中国男子。图片来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国际留学生在2018-19学年为澳大利亚经济贡献了约250亿美元。澳大利亚教育部任务小组主席菲尔·霍尼伍德在向政府汇报有关疫情的影响时称,如果中国留学生因旅行禁令而无法返回学校,澳大利亚大学、英语学院和其他学校“至少”会损失50多亿美元的学费收入。

  澳大利亚教育部长丹·特罕向澳大利亚ABC新闻电视台透露:“就澳大利亚的出口而言,国际教育领域毫无疑问是其中的一个关键支柱。”

  特罕还表示,目前考虑向已经支付学费的学生退还学费为时尚早,但不排除有这个可能性。

  就读于莫纳什大学的刘飞扬对澳大利亚的禁令表示反对,他认为此举可能会打断学生的职业轨迹。他和他的同学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为澳大利亚经济所做的贡献。

  《悉尼先驱晨报》称,澳大利亚官方正在考虑为无法回归校园的中国留学生安排视频和在线课程学习。

  他说,如果他无法按时飞回澳大利亚开始新学期的课程,而莫纳什大学提供在线课程,他将不会学习这些课程,而是延迟入学。该校学生总数为8.3万,其中有1.1万名中国留学生。

  在中国政府推迟其学校和大学的开学日期之后,在中国设有中心、研究机构和海外学习计划的美国大学正在纷纷制定其备选方案。

  纽约大学的一些学生已经来到了上海,准备在上海分校开始新学期的学习,然而大学却告诉他们课程将会被推迟,并转到线上。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大二学生亚历克与众多同学决定返回美国,因为他并不希望接受远程授课,而且他担心在上海期间可能会被隔离。

  根据上海政府行政命令,至少在3月1日之前,纽约大学上海校区将仍处于关闭状态。纽约大学上海校区传播部门总监茱·希哈表示,教授们将于2月17日开始远程授课,而面对面的课堂教学将在“学校认为安全和可行之后”恢复。

  然而,已有超过300名参加纽约大学上海项目的全日制学生因担心疫情而选择离开纽约大学在中国的校区。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位于南京的霍普金斯南京中心在春节假日之后一直处于关闭状态。学校还未决定是否重新开学或继续闭校。将于6月开始的普林斯顿大学夏季项目“普林斯顿北京”也在观望疫情的发展态势。

  麻省理工学院于2016年在中国宁波设立了分中心。该校运输和物流中心主任尤西·舍费说,中国的很多大学都在思考自己该采取什么样的应对措施,因为整个春季学期都可能被取消。他说:“肯定不会在短期内恢复正常。学校制定这样的措施是为了应对长期关闭的情况,同时也在观望疫情的发展态势。”

  尽管宾夕法尼亚大学学生黄哲轩一开始对武汉的封城举措感到沮丧,但他如今把它当作一个在家乡做点事情的机会。

  哲轩就读的是数学经济学专业。每天醒来之后他会测量他和亲戚的体温,并向居委会汇报。他的家人向当地医院捐赠了资金和口罩,并向新冠肺炎病患和一线医疗工作人员免费供应其家族企业生产的罐装营养汤。

  但是,黄哲轩表示,目前很难找到送货的人,因此他打算购买防护服,自己来送。

  “一开始,无法执行这个学期的学习计划确实让我感到十分沮丧。但现在我感到十分幸运,因为我可以在这里与家人共渡难关。”(财富中文网)